首页 >
  林安然的小家就这么大,他看完了一圈,颇有些意犹未尽地收回了目光。  陆盛景现在就是虎落平阳、龙困浅滩,眼下的状况迫使他只能同意,他也不可能让沈姝宁一人离开,他在她身边,起码能知道她的生死。  人人都说,陆盛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那次归来后性情大变,残暴阴骘。  都是他,给予自己的勇气,否则,她不一定敢真的狠下心来咬舌,是裴逸白这个信念支撑着她走到这一步,否则这会儿,她估计已经被盛振国那个变态折磨死了。   怪不得女人在恋爱的时候,智商为零,这些甜蜜攻势,确实会叫人偶尔失去理智。   她发誓,这事一结束,她立刻走,马上走,消失得无影无踪,再也不会跟徐家有任何联系。  等许随换好衣服后,梁爽拖着她往楼梯下狂跑,嘴里不停地碎碎念:“搞快点,我的土豆烧排骨要没了。”   林安然很害怕打扰和麻烦任何人。他只待在自己安全的小家里,安静地画自己的画。他已经足够努力地在压榨自己的生活空间了。  那还要柠檬汁吗?他示意手里的杯子。  ——  裴逸庭拿过手机,将闹钟关掉,又轻轻推了推她。   “不过这回招的招点厉害的人过来,之前那些刚毕业的学生到底嫩了点。”   裴如意跟裴吉祥都不敢再来造次了,裴母就是一个没牙的老虎,之后哪里还反抗得了她?  “对,您还记得。”许随笑。   得知陆盛景是原太子,他震惊到了夜半失眠。   “是啊,大家都很关注您呢,那样忧心忡忡的模样,不适合的。”雪豹族战士指了指桌上的点心,“要是平时的话,您一定最先发现,多了不同口味的。”   说起来商灏的演技逐渐开始敷衍。但是就算现在的他在纸上写“自卑”两个大字再往脑门上一贴,林安然都会选择相信他是真的自卑。  徐利菁还想说点什么,她却摇了摇头。我去个洗手间。   皇太子必须是她生出来才行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